浙江拟出台中小学生减负新规“硬核”举措引热议 小学生晚9点做不完作业可“拒写”?

军事新闻 浏览(1015)

nbspnbspnbsp:“经家长确认后,学生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直到晚上9点,初中生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直到晚上10点……”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厅发布公告,征求《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涵盖33项减负措施。 其中,“拒不完成剩余工作”的“硬核减负措施”引起了热烈讨论。 一些网民认为“这些措施很好”,但另一些人认为每个学生的情况不同,这些措施可能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沉重的课业负担。 一些老师认为这个计划的起点很好,但也面临着考试和深造的压力。

nbspnbsp nbsp nbsp nbsp 10减负措施

nbsp nbsp家长不能要求批改作业

nbsp nbsp nbsp 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厅网站发布公告征求《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 减负计划分为五个部分,即“基本共识”、“总体思路”、“工作原则”、“关键措施”和“保障措施”。减负的关键措施包括“规范学校教育教学”、“规范考试评价”、“深化教育方法改革”、“规范中小学招生”、“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和进入中小学竞赛活动管理”、“落实家庭教育责任”、“强化政府责任”等

nbspnbspnbspnbsp减负计划的关键措施之一是停止将学生的家庭作业转化为家长的家庭作业,或要求家长检查和纠正家庭作业,不要将家庭作业分配给家长小组。晚上9点前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和晚上10点前没有完成作业的初中学生可以在父母签字后拒绝完成剩下的作业。教师不允许惩罚犯有这种行为的学生。严格控制内部考试次数,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不得以纸笔考试为主要考核方法,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语文、数学、外语、科学等科目可以安排期末考试,所有科目不准组织期中考试;实施高中分类试点;家校合作确保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每天睡眠时间分别不低于10小时、9小时和8小时。

nbspnbspnbsp在这方面,有些人认为这种减轻项目负担的措施非常具体,希望能在更多地方推广。 然而,许多网民认为,即使学校减轻了负担,家长也会让学生去培训机构补充知识,以获得高中入学考试和高考成绩。 针对“拒绝在晚上9: 00和10: 00以后完成剩余作业”的措施,一些人说,“学生有不同的个人情况。有些写得又快又有效率,而另一些写得很慢,所以他们不能及时“全面切入”。 "

nbsp nbsp nbsp教师的观点

nbsp nbsp nbsp良好的起点,但难以实施

昨天,《北京日报》的记者还就浙江省教育厅发起的减负计划咨询了浙江省几名中小学教师。 在金华一所初中教书的田欣(化名)告诉《北青报》,学生什么时候做作业的问题与学校和老师有关。她的学校是一所寄宿学校,通常为学生安排一些时间在中午和晚上做作业。“学生们通常在晚上9点前完成作业,但是不同的学生确实有一些不同,有些更快,有些更慢。” 至于初中生晚上10点后不能做作业的措施,田欣认为这一措施是理想的,但实施起来可能仍有困难。“因此,学生们不可避免地会以此为借口拖延作业,并且在晚上10点前无法自然完成作业。”

nbsp nbsp nbsp nbsp在田欣看来,学校近年来的确减轻了负担,但也在各种压力下,从实际情况来看,学生仍然面临着更重的负担 田欣表示,该计划有一个很好的起点,学生确实需要减轻压力,但压力依然存在,“学生面临着同龄人的竞争、来自家长的压力、来自考试和深造的压力,因此实施该计划并不容易。”

杭州另一名小学教师张毅(化名)表示,由于考试和深造的压力,许多家长都很焦虑。看到其他孩子想要他们的孩子学什么会给他们的孩子带来更大的压力。 此外,如果考试制度不变,就很难进行减负,“每个人都想在考试中取得高分,如果学校减负,就要去校外补习班上课,负担会更重。”

nbspnbspnbspnbsp教育专家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教育专家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昨天,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郭元杰在接受《北京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减负计划是由多个部门共同起草的。从总体情况来看,有足够的政策水平。该计划还提到需要加强对父母的教育,并发现了许多关键问题。 然而,与此同时,郭元杰认为,经过协商,如果减负计划得以实施,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痛苦,“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许多矛盾。”

nbspnbspnbspnbsp对于许多人提到的家长的焦虑,郭元杰认为,由于各种因素,义务教育阶段不同学校的发展起点不同,教师的水平也不同。一些家长担心他们的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选择参加校外补习班。

为了真正减轻负担,郭元杰认为良好的教育生态是一个标本兼治的过程,减轻负担是其中之一。在这种教育生态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做,如推进团体教育、改革地区体制、对教师提出更高的要求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方面。 中国教育学院的研究员朱赵辉认为,多年来学生负担没有减轻的主要原因与现行的招生制度有关。 楚赵辉说,目前的教育评价标准相对单一,用一个标准衡量所有学生不利于学生个性的发展。

nbspnbspnbspnbsp赵辉认为,促进招生和考试的分离,不同的学校有自己的标准,而不是要求学生使用单一的标准,可以缓解家长的焦虑,让学生根据自己的优势和优势选择学校,从而真正达到减轻负担的目的。